凤舞水寒

三次唯峰宇
不吃BE →_→

我亲你犯法吗

微博上的梗,看别的太太写得好萌,也来个锋宇版的~

       

方木发誓,他被那个醉鬼按在墙上亲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他在刑事部破了几桩大案之后,因为自身原因主动申请调到民事部当了个小队长,谁知道好好出个勤都能遇到这样的事。

那个男人穿着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西装,白衬衣扣子解开了两颗,明明已经醉得不行,眼睛却还亮晶晶的。

“现在的小警察都这么帅吗?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方木直接无视了他的话,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人民的好警察,他还是很负责任的。

“你带证件了吗?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看看。”

这句话醉鬼倒是听懂了,乖乖从兜儿里拿出了一本驾照。

“何慕...”方木看着手里的驾照,“你的手机呢?打电话找个人来接你。”

这个叫何慕的男人突然嘿嘿笑起来,“我的手机在Whisky里。”

方木扶额,“还记得你家住哪儿吗?”

面前的人突然委屈起来,睁着大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我不记得了...”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快要到下班时间了,方木思考了一秒要不要直接把他带回家算了,然而他马上就没有办法思考了,因为何慕真的亲!了!上!来!

何慕的嘴唇很软,在他唇上碰了一下就离开了,仍是眼睛亮晶晶的冲着他傻笑:“警官,我亲你犯法吗?”

方木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何慕就又亲了上来,这次他把他抵在了墙上,还按住了双手,嘴唇胡乱的磨蹭着,他大概还喝了点果酒,酒气中带着一丝甜味。

方木下意识的想挣扎,但他之前在刑警队是心理专家,是文职啊!身手也就比普通人好一点!这时候被一个醉酒激发了潜能的人按着,完全挣扎不开。好吧,虽然那个人长得很好看,而且该死的很对自己胃口……

“我亲你犯法吗?”何慕放开他,又问了一遍,“你要把我抓起来吗?警官?”

呵呵,既然你这么要求了...

 

第二天何慕在浑身酸痛中醒来,他茫然的四处看了看,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醒了啊,何慕是吧?有人来接你了,签个字就可以出去了。”

看着来人身上的制服,他这才反应过来,这里难道是警局?他趴在木头桌子上枕着手臂睡了一夜,难怪哪哪儿都疼。

何慕头疼的揉揉眉心,他犯了什么事儿?完全不记得了。

小民警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看着他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崇敬:“你强吻了我们方队长。”

何慕满脸不可置信,这一定不是真的!

“昨天方队把你带回来的时候脸黑得跟乌云一样。”小民警一脸正直。

何慕在心里默默捂脸,太丢人了!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遇到这个方队长了!

但是FLAG不能立太早,不是吗?

 

END

 

 

为了符合我圈最近的主题,来一个原谅色后续,CP换人了,介意的千万不要往后面看!!!

 

 

 

 

 

 

 

 

项允超把何慕从局子里捞出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青的。

“行啊小何总,耍流氓都耍到警察局了。”

“我这不是喝多了吗……”何慕心虚的给自己找借口,偷偷看了眼项允超,希望项大总裁并没有那么生气。

“现在呢?酒醒了?”

“醒了…”何慕乖乖回答,并且企图卖萌蒙混过关。

“那先去洗个澡吧,我找了你一晚上,陪我睡会儿。”

点我上车

 

并没有车,不会开车对不起😂


机密调查局(一)

每个国家都有这样一些部门,虽然人们不知道,但他们确实是存在的。在美国他们可能有更洋气的名字,比如FBI,CIA,但在天朝,他们一般被称作“有关部门”,机密调查局就是这样一个部门。调查局隶属天朝公安部,专门负责一些公安局搞不定的疑难杂案,或者关系到一些“特殊”人物的特殊案件。
在东城区南锣鼓巷一条不起眼的小胡同里,调查局的高级探员李易峰无聊的转着笔,局里的人都出去执行任务了,就剩他一个人留守。哦,不对,还有一个法医。
李易峰看了看法医室,安静得像没人在里面。这个叫秦明的法医上个月刚从龙番市调过来,之前在龙番市协助破了几个大案,被调查局的局长看上了,一纸调令就调到了北京,算是一次升迁。
秦明刚来的时候大概是想跟新同事搞好关系的,在不忙的时候几次邀请大家去他的法医室看电影,一边看着德州电锯杀人狂,一边一脸严肃的从解剖学的角度给大家解释那些尸块儿的构造与原理。从那之后再也没有人愿意靠近法医办公室了,虽然我们的工作也包含刑事案件,但我们真的不是变态啊!
李易峰正在出神,桌上的电话响了,是局长的电话。他精神一震,终于有活儿干了。
“上周和上上周的两起杀人案你都知道吧?本来是属于市公安局管的,但是不知道是谁把案子泄露给了媒体,媒体大肆报道,特别是死者旁边都放了一片枫叶的事,在网上被传得神乎其神,上头就把这个案子转给了我们,要求我们尽快破案。”
局长说到这里顿了顿,又接着说,“其实死者不是两个而是三个,但是有一个死者的家属没有报案,而是找了私家侦探。前两个死者的资料和已有线索我已经发到你的邮箱了,你看一下,至于第三个死者,你…嗯,你跟秦明一起走一趟,去找一下那个姓马的侦探,地址我发到你手机上。”
“局长,资料我会看的,走一趟也没问题,但是我自己去就行了,哪有带个法医出外勤的。”
“两个人总有个照应,对了,找到那个侦探照实跟他说就行,我们的身份不用跟他保密。”
李易峰撇撇嘴,打开笔记本电脑,先粗略的浏览了一下市公安局发过来的案情资料,又打开微博,果然,“枫叶连环杀人案”都上热搜了。
看来事态紧急,这里是四九城,天子脚下,再不破案要引起恐慌了。

在路上,李易峰一边开车一边向秦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案子情况,顺便吐槽他们局长。
“局长风格这么保守,这次居然愿意跟民间侦探合作,而且要求我们不要隐瞒身份。”
“看来这个侦探的身份并不简单。”秦明道。
车在胡同里拐来拐去,最后停在了一个小四合院门前。
一个面目清秀的青年给他们开了门。
“你好,请问是马探长吗?我们有些事需要你的帮助。”
李易峰一边说明来意,一边观察眼前的年轻人。
初春的北京还很冷,年轻人穿着深色大衣,围着一条福尔摩斯式的围巾,整个人看起来温和无害,而且好看得过分了,一点都不像一名侦探。
年轻人知道他们的来意之后把他们引进四合院侧面的一间屋子,看起来像是书房,但里面除了书桌和资料柜,还摆着一组沙发,中间的小几上放着茶水,看来是他平时接待客户的地方。
果然,马探长招呼他们在沙发上坐下,给他们上了茶之后,自己坐到了旁边的单人沙发上。
“你们是在网上找到我的吗?我确实接一些侦探的活儿,但是不用叫那么客气,我叫马洛克⋯”
“噗~”李易峰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抱歉,你继续。”
马洛克瞪了他一眼。
“那么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杀人案你接吗?”李易峰道,他现在还不想道出实情,想要先试探一下这个所谓的马洛克。
“破杀人案很费心力的,”马洛克好像有些苦恼的皱了皱眉,“不过如果价钱合适的话,我也可以考虑。”
他笑着歪了下头,仿佛谈的是十分正常的生意。
“马探长真是直爽,这么说你破过杀人案了?”
“杀人事件又不是天天有,哪有那么容易遇到。”他从容回答,既不对“客户”炫耀成绩,也不否认。
既然试不出什么来,李易峰决定还是听局长的,实话实说。
“我们就不绕圈子了,我是机密调查局的探员李易峰,他是法医秦明。简单来说,我们部门就是调查那些比较特殊的案件,比如这次的枫叶杀人案。”
“机密调查局⋯”马洛克托着下巴想了想,然后毫不留情的吐槽,“名字真土。”
“⋯⋯”李易峰&秦明。
“我们已经掌握资料,枫叶案的第三个受害者的妻子没有报警,而是委托你调查,希望你把目前知道的情况告诉我们。”秦明道。
“虽然你们这个部门听起来中二又不靠谱,但我还是相信你们,跟我来吧,我给你们看案子的资料。”
马洛克将他们带到书桌前,从柜子里拿出一份卷宗。
“死者叫吴东,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企业家,业内风评很好,而且热衷于慈善,他的尸体于2月28号下午4点被他妻子在自家别墅的后山发现的。”卷宗里有一幅手绘的地图,一个地方被标上了红圈,马洛克用手指点了点,“就是这里。”
“他的老婆叫王淑静,”他把卷宗翻了两页,把王淑静的照片指给他们看,“是个全职阔太太,她最先发现了死者的尸体,并找到了我。据她自己所说,是顾及她丈夫的社会影响力,所以不想报案。”
秦明往后面翻了翻,是一些尸体和物证的照片,十分的详细而且专业。
“目前我知道的就这些。”
李易峰认真的翻阅着资料,提出了一个疑问:“那现在尸体在哪?”
“哦,对了,死者的尸体现在还在他自家地下室的冰库里,我去现场时,尸体已经被王淑静找家里的下人搬回去了,第一现场已经被破坏得差不多了,如果不是我阻止,王夫人估计已经把他老公的尸体送去火化了。”
“啧,有些棘手。”李易峰锁着眉头,思考刚刚马洛克的话。
马洛克抬手看了看表。
“正好我约了王夫人两个小时后去她家谈案子,你们要跟我一起去吗?”
“一起去,”李易峰说,“我们先回局里拿些资料,秦明也正好带上法医的工具,去把尸体再验一遍。”
“行,那一个小时之后我们直接在建国门见。”

回调查局的路上。
“这个马探长看起来年纪很小,情绪外露而且记仇。”李易峰说。
“但是办案手法十分老道,拍的那些照片很全面很专业,我怀疑他有从警的经历。”秦明表示。
“就算有也查不到,他的名字明显是假的,而且取得十分随意。”李易峰说着,看到前面是红灯,踩下了刹车,“说到情绪外露,可惜方木不在,在方木面前,这位小侦探估计撑不过两分钟。”
“方木跟余队去外省出任务了,估计短期内不会回来,”秦明说,“而且他情绪外露可能是装的,你不就什么都没试探出来。”
“⋯⋯就你话多。”





终于肝出一章来了,头一次写这么粗长..文里方木和海盐借用了@南楼令 大大的设定,向大大表个白~如果不妥就把那句话删掉,正好写到情绪方面的就想到了小方木,顺便带海盐出了个场,后面应该不会出现他们了(乖巧(灬°ω°灬)

Olay霸霸!!双神探文可以写起来了!!!

好想看李老师上生理课的梗233333333333
“下面请小马同学上来做个示范”🙈

一个片段(峰宇昀)

        人设:秦明是法医,李易峰是刑侦队队长,马天宇是他手下的小警察。想了想鱼鱼和峰峰好像没有演过警察类的角色,只有让他们真人上阵了。

        以下正文。



       秦明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现在正绑了纱布在医院里躺着,听医生说要住院一个星期。

        马天宇带了粥去看他,他正坐在床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觉好点了吗?”
        “⋯⋯”
        “我给你熬了点儿白粥带过来,你胸口刚缝了线,不能吃硬的。”
        “⋯⋯”
        “要不我喂你?”看秦明一直不理他,马天宇开玩笑道。
        这回给了点儿反应,秦明微微侧过头,回了一个字。
        “嗯。”
        嗯是什么鬼???!!!马天宇在心中咆哮。
        但他知道秦明一向傲娇,说出去的话也不好反悔,总不能欺负一个病号儿不是。于是马天宇盛了粥,非常负责任的一口一口吹凉了喂他。
        秦明看起来也在认真的吃粥,可眼神忍不住不停的瞟向马天宇,后来索性放弃了掩饰,直接盯着马天宇的脸看。
        只见他小心的舀起一勺粥,轻轻的吹凉了,还不时用唇碰碰勺子试试温度。而秦明好像忘了自己有洁癖这回事儿,悉数乖乖吃下,目光在马天宇唇上流连。
        他觉得自己有点燥热,他想吻马天宇。
        而他也这么做了。
        马天宇喂完刚放下碗,秦明就欺身搂住了马天宇的肩,吻上他肖想已久的唇。
        马天宇一惊,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推秦明,秦明闷哼一声,却没有放开马天宇。马天宇意识到秦明胸口有伤,也不敢胡乱反抗,正懵逼的时候,感觉秦明的舌滑入唇中,正试图打开他的牙关。马天宇一下子清醒过来,咬了秦明的舌头一口,秦明“嘶”的一声,这才放开马天宇。
        马天宇看秦明捂着嘴不说话,眼睛也不看他,莫名些愧疚,虽说是秦明突然发神经病,但也不好跟一个病号计较不是,于是结结巴巴的开口想缓和一下气氛。
        “老秦,你、你突然发什么疯啊,你是胸口中了刀子,又没有伤到脑子...”
        “...”
         秦明在想大宝之前跟他说的话。
        “小马同志一看就是个心肠软的,你看他捡的那些小猫小狗。老秦啊你平时就是太冷酷了,要懂得示弱,当他感觉你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时,估计就快成功了。对了,最好再受个伤什么的。”
        马天宇看他又不说话了,正想再说点什么,被他用一个手势制止了。
        秦明看向马天宇的眼睛,努力摆出被抛弃的哈士奇的眼神,郑重的开口:
        “天宇,我喜欢你。”
        马天宇愣住了,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现在都流行赶趟儿似的表白吗?
        秦明看马天宇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准备再接再厉。
        “天宇,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老、老秦,我已经有对象了,刚有的。”
        秦明眼神黯淡下来。
        “...是李易峰吗?”
        “...是”

        李易峰跟马天宇表白就发生在前一天。
        这一次的案子并不复杂,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李易峰申请到抓捕令之后第一时间带队上门抓人,秦明跟他们一起去的,因为部分物证受到了污染,需要重新去现场采集。没想到的是嫌疑人是个练家子,想要拒捕,秦明的站位正好在他的逃跑路线上,拦了他一下,他竟直接掏刀子给了秦明一刀!秦明再厉害也毕竟是个法医,比不上练过的,这一下没有躲过去。
        马天宇离他们最近,马上冲了上去,徒手夺了嫌疑人的刀子,李易峰也迅速加入,跟马天宇一起制服了歹徒。
        秦明立即被送到了医院,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但伤口颇深,需要住院休养。
        回警局处理完后续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下班回去了,只剩下李易峰和马天宇。
        李易峰想到刚才的事儿就生气,就想训人。
        马天宇还还嘴。
        “当时情况那么危急,我能不冲上去吗?我可是警察!”
        李易峰更气了,“就是危急才不让你去!你可以等着我上!”
        “李易峰你什么意思呀!看不上我身手也不能这样儿吧?我们都是警察,你上还是我上不是一样的吗!”
        李易峰简直要被他气死,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他什么时候看不上他身手了。
        “我跟你能一样吗?我喜欢你你不知道?!”
        这回马天宇没法儿还嘴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易峰。
        李易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但是他并不后悔,要不是怕吓到马天宇,他早就表白了。
        半晌,马天宇拉了拉李易峰的袖子。
        “峰峰,我也喜欢你...”
        李易峰心中狂喜,但还是记得立规矩。
        “下次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让我上知道不知道?那个人手上还拿着刀子呢。”
        “...不行”

        马天宇走出医院时看到李易峰正在车前等他。他下意识的拿手抹了抹嘴。
        李大队长多精啊,马上捕捉到他这个小动作。
        “秦明亲你了?”
        马天宇吓一跳,“嗯...”
        李易峰的脸顿时黑了。
        马天宇急着解释,“我推开他了。”
        “他表白了?”
        马天宇心虚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已经跟你在一起了。”
        李易峰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他一把把马天宇拉进车后座,关上了车门。
        “李易峰你干嘛呀?光天化日的。”
        “消毒!”说完狠狠吻上他的唇。

        一周之后,秦明回到了警局。
        李易峰来到法医办公室。
        “秦大法医回来了,欢迎归队。”
        秦明不清楚李易峰是什么用意,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多谢。”
        李大宝看两人这架势,小心翼翼的缩到角落里,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是来给你讲讲这个案子,嫌疑人已经认罪了,凶手就是那个人。他的杀人动机是他朋友抢了他的传家宝,所以啊,别人的东西还是不要动的好。”
        好你个李易峰!原来是示威来了!
        “怎么?如果我动了你东西,李大队长也要将我杀人分尸不成?”
        李易峰冷冷一笑,“不敢。”
        说完也不看秦明,径直离开了法医办公室。
        秦明紧紧握着手中的钢笔,竟像要把它捏碎一般。


大少爷和小公子(一)

       李易峰,李氏集团的大少爷,从小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十几岁就能独当一面,毕业之后继承了家里的产业,在商场叱咤风云。

       马天宇,盛夏集团小公子,家里有三个姐姐,从小在家人的宠爱中长大,每当父亲要他继承家业,他就说,大姐二姐三姐都很能干的啊,干嘛要我继承。把他父亲气个半死。

        

       李氏和盛夏是世仇。

        

       作为同一个城市的两大财团,一直以来都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大摩擦没有,小摩擦不断。

       直到今天。

       盛夏看中了一块地,投标工作已经准备好了百分之九十,就等着竞标了,突然杀出一个李氏,生生把价格抬高了一倍。

        马家二姐,二姐夫,三姐在一起商量对策,宝贝小公子在旁边旁听。

        马家大姐早就嫁作人妇,当了全职阔太太。二姐招了女婿,和二姐夫一起打理公司,是家里的顶梁柱。三姐还待字闺中,跟二姐一起打理家业,是二姐最得力的助手。

       竞标的那块地周围都是盛夏开发的高级住宅区,买下地来开商业广场,抬高周围房价,盛夏为这块地已经筹备数月,十拿九稳,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李氏和盛夏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因为大家都是聪明人,有钱大家一起赚,从来不拼得鱼死网破。”二姐有些不解的说。

        “听说李氏的这个方案是他家大少爷李易峰决定的,他打算买了地建工厂。”二姐夫皱眉。

        “在黄金地段建工厂,李氏是钱多了撑得慌吗?而且建了工厂,周围的住宅怎么卖得出去。”三姐面色凝重。

        “最好是能谈判让李氏自动放弃,不如让老三嫁过去和亲。”二姐半开玩笑说。

        三姐一听这话就炸了,她可是事业型女强人。

        “姐,都什么年代了还和亲,就算和亲也应该是天宇去,就属他最闲长得最好看。”

        天宇宝宝在旁边表示一脸懵逼,真是躺着也中枪啊,长得好看怪我咯?!

       

       不过吐槽归吐槽,马天宇看到姐姐姐夫那么操心,心里打算着还是要为他们分担一些的。

       马天宇的计划是混到李氏财务部,取得权限看他们公司的账务,那么大一家公司,就不信他们的账一点问题都没有。等找到他们的把柄,再威胁李易峰放弃竞标。

        别看小公子不愿意继承家业,但他仍是精英一枚,从海外留学归来之后更是精通财务管理,账务上的漏洞没有能逃过他的法眼的,所以经常在年底最忙的时候被姐姐们抓着当苦力,让他帮忙看公司的财务报表。

        马天宇来到李氏集团的总部,直接问前台招不招财务,前台的小姑娘表示没听说财务部要招人啊。马天宇坚持,要不你打电话问一问?说不定正缺人呢。

        刚从别的公司开完会回来的李易峰路过前台,“一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他没说什么,淡定的回到了总裁办公室,然后给前台打电话。

        “告诉他,财务部不缺人,但我缺个特助。带他来我办公室面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