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舞水寒

三次唯峰宇
不吃BE →_→

我亲你犯法吗

微博上的梗,看别的太太写得好萌,也来个锋宇版的~

       

方木发誓,他被那个醉鬼按在墙上亲时,整个人都是懵逼的。

他在刑事部破了几桩大案之后,因为自身原因主动申请调到民事部当了个小队长,谁知道好好出个勤都能遇到这样的事。

那个男人穿着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西装,白衬衣扣子解开了两颗,明明已经醉得不行,眼睛却还亮晶晶的。

“现在的小警察都这么帅吗?让我亲一下好不好?”

方木直接无视了他的话,作为一个兢兢业业的人民的好警察,他还是很负责任的。

“你带证件了吗?把你的身份证拿出来看看。”

这句话醉鬼倒是听懂了,乖乖从兜儿里拿出了一本驾照。

“何慕...”方木看着手里的驾照,“你的手机呢?打电话找个人来接你。”

这个叫何慕的男人突然嘿嘿笑起来,“我的手机在Whisky里。”

方木扶额,“还记得你家住哪儿吗?”

面前的人突然委屈起来,睁着大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我不记得了...”

时间已经接近凌晨,快要到下班时间了,方木思考了一秒要不要直接把他带回家算了,然而他马上就没有办法思考了,因为何慕真的亲!了!上!来!

何慕的嘴唇很软,在他唇上碰了一下就离开了,仍是眼睛亮晶晶的冲着他傻笑:“警官,我亲你犯法吗?”

方木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何慕就又亲了上来,这次他把他抵在了墙上,还按住了双手,嘴唇胡乱的磨蹭着,他大概还喝了点果酒,酒气中带着一丝甜味。

方木下意识的想挣扎,但他之前在刑警队是心理专家,是文职啊!身手也就比普通人好一点!这时候被一个醉酒激发了潜能的人按着,完全挣扎不开。好吧,虽然那个人长得很好看,而且该死的很对自己胃口……

“我亲你犯法吗?”何慕放开他,又问了一遍,“你要把我抓起来吗?警官?”

呵呵,既然你这么要求了...

 

第二天何慕在浑身酸痛中醒来,他茫然的四处看了看,我是谁?我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这时一个人推门进来,“醒了啊,何慕是吧?有人来接你了,签个字就可以出去了。”

看着来人身上的制服,他这才反应过来,这里难道是警局?他趴在木头桌子上枕着手臂睡了一夜,难怪哪哪儿都疼。

何慕头疼的揉揉眉心,他犯了什么事儿?完全不记得了。

小民警像是看出了他的疑惑,看着他的目光带上了一丝崇敬:“你强吻了我们方队长。”

何慕满脸不可置信,这一定不是真的!

“昨天方队把你带回来的时候脸黑得跟乌云一样。”小民警一脸正直。

何慕在心里默默捂脸,太丢人了!希望这辈子都不要再遇到这个方队长了!

但是FLAG不能立太早,不是吗?

 

END

 

 

为了符合我圈最近的主题,来一个原谅色后续,CP换人了,介意的千万不要往后面看!!!

 

 

 

 

 

 

 

 

项允超把何慕从局子里捞出来的时候整张脸都是青的。

“行啊小何总,耍流氓都耍到警察局了。”

“我这不是喝多了吗……”何慕心虚的给自己找借口,偷偷看了眼项允超,希望项大总裁并没有那么生气。

“现在呢?酒醒了?”

“醒了…”何慕乖乖回答,并且企图卖萌蒙混过关。

“那先去洗个澡吧,我找了你一晚上,陪我睡会儿。”

点我上车

 

并没有车,不会开车对不起😂


Olay霸霸!!双神探文可以写起来了!!!

好想看李老师上生理课的梗233333333333
“下面请小马同学上来做个示范”🙈

一个片段(峰宇昀)

        人设:秦明是法医,李易峰是刑侦队队长,马天宇是他手下的小警察。想了想鱼鱼和峰峰好像没有演过警察类的角色,只有让他们真人上阵了。

        以下正文。



       秦明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现在正绑了纱布在医院里躺着,听医生说要住院一个星期。

        马天宇带了粥去看他,他正坐在床上发呆,不知道在想什么。

        “感觉好点了吗?”
        “⋯⋯”
        “我给你熬了点儿白粥带过来,你胸口刚缝了线,不能吃硬的。”
        “⋯⋯”
        “要不我喂你?”看秦明一直不理他,马天宇开玩笑道。
        这回给了点儿反应,秦明微微侧过头,回了一个字。
        “嗯。”
        嗯是什么鬼???!!!马天宇在心中咆哮。
        但他知道秦明一向傲娇,说出去的话也不好反悔,总不能欺负一个病号儿不是。于是马天宇盛了粥,非常负责任的一口一口吹凉了喂他。
        秦明看起来也在认真的吃粥,可眼神忍不住不停的瞟向马天宇,后来索性放弃了掩饰,直接盯着马天宇的脸看。
        只见他小心的舀起一勺粥,轻轻的吹凉了,还不时用唇碰碰勺子试试温度。而秦明好像忘了自己有洁癖这回事儿,悉数乖乖吃下,目光在马天宇唇上流连。
        他觉得自己有点燥热,他想吻马天宇。
        而他也这么做了。
        马天宇喂完刚放下碗,秦明就欺身搂住了马天宇的肩,吻上他肖想已久的唇。
        马天宇一惊,条件反射的伸手去推秦明,秦明闷哼一声,却没有放开马天宇。马天宇意识到秦明胸口有伤,也不敢胡乱反抗,正懵逼的时候,感觉秦明的舌滑入唇中,正试图打开他的牙关。马天宇一下子清醒过来,咬了秦明的舌头一口,秦明“嘶”的一声,这才放开马天宇。
        马天宇看秦明捂着嘴不说话,眼睛也不看他,莫名些愧疚,虽说是秦明突然发神经病,但也不好跟一个病号计较不是,于是结结巴巴的开口想缓和一下气氛。
        “老秦,你、你突然发什么疯啊,你是胸口中了刀子,又没有伤到脑子...”
        “...”
         秦明在想大宝之前跟他说的话。
        “小马同志一看就是个心肠软的,你看他捡的那些小猫小狗。老秦啊你平时就是太冷酷了,要懂得示弱,当他感觉你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时,估计就快成功了。对了,最好再受个伤什么的。”
        马天宇看他又不说话了,正想再说点什么,被他用一个手势制止了。
        秦明看向马天宇的眼睛,努力摆出被抛弃的哈士奇的眼神,郑重的开口:
        “天宇,我喜欢你。”
        马天宇愣住了,心里的第一个想法竟然是:现在都流行赶趟儿似的表白吗?
        秦明看马天宇没有第一时间拒绝,准备再接再厉。
        “天宇,你愿意跟我在一起吗?”
        “老、老秦,我已经有对象了,刚有的。”
        秦明眼神黯淡下来。
        “...是李易峰吗?”
        “...是”

        李易峰跟马天宇表白就发生在前一天。
        这一次的案子并不复杂,很快就锁定了嫌疑人。李易峰申请到抓捕令之后第一时间带队上门抓人,秦明跟他们一起去的,因为部分物证受到了污染,需要重新去现场采集。没想到的是嫌疑人是个练家子,想要拒捕,秦明的站位正好在他的逃跑路线上,拦了他一下,他竟直接掏刀子给了秦明一刀!秦明再厉害也毕竟是个法医,比不上练过的,这一下没有躲过去。
        马天宇离他们最近,马上冲了上去,徒手夺了嫌疑人的刀子,李易峰也迅速加入,跟马天宇一起制服了歹徒。
        秦明立即被送到了医院,幸好没有伤到要害,但伤口颇深,需要住院休养。
        回警局处理完后续的事情,大部分人都下班回去了,只剩下李易峰和马天宇。
        李易峰想到刚才的事儿就生气,就想训人。
        马天宇还还嘴。
        “当时情况那么危急,我能不冲上去吗?我可是警察!”
        李易峰更气了,“就是危急才不让你去!你可以等着我上!”
        “李易峰你什么意思呀!看不上我身手也不能这样儿吧?我们都是警察,你上还是我上不是一样的吗!”
        李易峰简直要被他气死,这都哪儿跟哪儿啊,他什么时候看不上他身手了。
        “我跟你能一样吗?我喜欢你你不知道?!”
        这回马天宇没法儿还嘴了,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李易峰。
        李易峰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有些不自在的转过头,但是他并不后悔,要不是怕吓到马天宇,他早就表白了。
        半晌,马天宇拉了拉李易峰的袖子。
        “峰峰,我也喜欢你...”
        李易峰心中狂喜,但还是记得立规矩。
        “下次遇到这种危险的情况让我上知道不知道?那个人手上还拿着刀子呢。”
        “...不行”

        马天宇走出医院时看到李易峰正在车前等他。他下意识的拿手抹了抹嘴。
        李大队长多精啊,马上捕捉到他这个小动作。
        “秦明亲你了?”
        马天宇吓一跳,“嗯...”
        李易峰的脸顿时黑了。
        马天宇急着解释,“我推开他了。”
        “他表白了?”
        马天宇心虚的点了点头。
        “你怎么回答的?”
        “我说我已经跟你在一起了。”
        李易峰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他一把把马天宇拉进车后座,关上了车门。
        “李易峰你干嘛呀?光天化日的。”
        “消毒!”说完狠狠吻上他的唇。

        一周之后,秦明回到了警局。
        李易峰来到法医办公室。
        “秦大法医回来了,欢迎归队。”
        秦明不清楚李易峰是什么用意,淡淡的回了两个字,“多谢。”
        李大宝看两人这架势,小心翼翼的缩到角落里,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我是来给你讲讲这个案子,嫌疑人已经认罪了,凶手就是那个人。他的杀人动机是他朋友抢了他的传家宝,所以啊,别人的东西还是不要动的好。”
        好你个李易峰!原来是示威来了!
        “怎么?如果我动了你东西,李大队长也要将我杀人分尸不成?”
        李易峰冷冷一笑,“不敢。”
        说完也不看秦明,径直离开了法医办公室。
        秦明紧紧握着手中的钢笔,竟像要把它捏碎一般。


大少爷和小公子(一)

       李易峰,李氏集团的大少爷,从小被当做继承人培养,十几岁就能独当一面,毕业之后继承了家里的产业,在商场叱咤风云。

       马天宇,盛夏集团小公子,家里有三个姐姐,从小在家人的宠爱中长大,每当父亲要他继承家业,他就说,大姐二姐三姐都很能干的啊,干嘛要我继承。把他父亲气个半死。

        

       李氏和盛夏是世仇。

        

       作为同一个城市的两大财团,一直以来都是彼此最大的竞争对手,大摩擦没有,小摩擦不断。

       直到今天。

       盛夏看中了一块地,投标工作已经准备好了百分之九十,就等着竞标了,突然杀出一个李氏,生生把价格抬高了一倍。

        马家二姐,二姐夫,三姐在一起商量对策,宝贝小公子在旁边旁听。

        马家大姐早就嫁作人妇,当了全职阔太太。二姐招了女婿,和二姐夫一起打理公司,是家里的顶梁柱。三姐还待字闺中,跟二姐一起打理家业,是二姐最得力的助手。

       竞标的那块地周围都是盛夏开发的高级住宅区,买下地来开商业广场,抬高周围房价,盛夏为这块地已经筹备数月,十拿九稳,谁知半路杀出个程咬金。

        “李氏和盛夏之所以能够发展到今天,是因为大家都是聪明人,有钱大家一起赚,从来不拼得鱼死网破。”二姐有些不解的说。

        “听说李氏的这个方案是他家大少爷李易峰决定的,他打算买了地建工厂。”二姐夫皱眉。

        “在黄金地段建工厂,李氏是钱多了撑得慌吗?而且建了工厂,周围的住宅怎么卖得出去。”三姐面色凝重。

        “最好是能谈判让李氏自动放弃,不如让老三嫁过去和亲。”二姐半开玩笑说。

        三姐一听这话就炸了,她可是事业型女强人。

        “姐,都什么年代了还和亲,就算和亲也应该是天宇去,就属他最闲长得最好看。”

        天宇宝宝在旁边表示一脸懵逼,真是躺着也中枪啊,长得好看怪我咯?!

       

       不过吐槽归吐槽,马天宇看到姐姐姐夫那么操心,心里打算着还是要为他们分担一些的。

       马天宇的计划是混到李氏财务部,取得权限看他们公司的账务,那么大一家公司,就不信他们的账一点问题都没有。等找到他们的把柄,再威胁李易峰放弃竞标。

        别看小公子不愿意继承家业,但他仍是精英一枚,从海外留学归来之后更是精通财务管理,账务上的漏洞没有能逃过他的法眼的,所以经常在年底最忙的时候被姐姐们抓着当苦力,让他帮忙看公司的财务报表。

        马天宇来到李氏集团的总部,直接问前台招不招财务,前台的小姑娘表示没听说财务部要招人啊。马天宇坚持,要不你打电话问一问?说不定正缺人呢。

        刚从别的公司开完会回来的李易峰路过前台,“一不小心”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但他没说什么,淡定的回到了总裁办公室,然后给前台打电话。

        “告诉他,财务部不缺人,但我缺个特助。带他来我办公室面试。”